头条>正文

“后世遗时代”鼓浪屿的追求与梦想

2017-08-24 17:28 | 新华网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这座面积仅1.88平方公里的小岛,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像这些日子如此受到世界的瞩目。蔚蓝的海岸、古老的建筑、繁华的街道、浓密的绿荫……因为“世遗名片”,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在很多人的心中有了新的诠释。

这座面积仅1.88平方公里的小岛,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像这些日子如此受到世界的瞩目。蔚蓝的海岸、古老的建筑、繁华的街道、浓密的绿荫……因为“世遗名片”,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在很多人的心中有了新的诠释:

它的历史充满人文主义情怀;

它的现实彰显全球共享理念;

它的未来已然绘就美好家园。

鼓浪屿变了,变的是气质与格局;鼓浪屿没变,不变的是追求和梦想。

这是2017年8月16日拍摄的鼓浪屿商业街一角。与往年的暑期相比,鼓浪屿申遗成功后的这一个多月,最直观的感受莫过于,游客爆满、人挤人的状况有了很大改善。新华网 刘默涵 摄

硬功夫

不久前,经过慎重考虑,美国作家乐宾决定把自己的家,从美国加洲搬到鼓浪屿。

让他做下这一决定的原因有三:一是他的女朋友是厦门人,在鼓浪屿出生长大;二是他对鼓浪屿中西交融的文化底蕴发自内心的喜爱;三是他认为鼓浪屿成功申遗后,未来岛上环境肯定会更好,这让他有不小的期待。

对于乐宾的提议,女朋友杨璟最开始是迟疑的。这位从小在鼓浪屿长大的青年中提琴家虽然对鼓浪屿保有巨大的热情,但是鼓浪屿在此前的商业与旅游开发中,逐渐变得不再那么宜居。

事实证明,杨璟的担心是多余的。

“为了兑现对世界遗产组织的承诺,厦门市在鼓浪屿申遗成功之际,再次主动限客,日上岛人数从此前的6.5万人,下调至5万人。”厦门市鼓浪屿-万石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教授级高级城市规划师王唯山说,鼓浪屿申遗成功后的这一个多月,最直观的感受莫过于,往日游客爆满的状况有了很大改善。

“一方面是我们主动限制上岛游客,另一方面据旅游机构统计,想游览鼓浪屿的人数与去年同比增加了四成,这多少和鼓浪屿的‘世遗名片’有关。”

这一降一升,既凸显管理者的决心也说明了鼓浪屿的影响力正在经历快速提升。

过去,为了管好鼓浪屿,厦门动了不少“硬功夫”。

将时针拨回2007年。彼时,鼓浪屿正式被批准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鼓浪屿商业旅游开发在随后那几年极速扩张,这座以文化及历史闻名遐迩的小岛,也由此伴生了建筑破坏、环境污染等一系列的管理难题,当游客数量不断突破极限,鼓浪屿的文化氛围也开始变味儿,甚至居民的正常生活秩序也受到影响。

2012年的“十一”黄金周,鼓浪屿单天迎客12万人次。

这一切,引起厦门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与思考:发展经济与文化保护,哪个更重要?毫无悬念,厦门选择了“保护”。围绕环境保护,厦门开展了一系列系统性的整治提升工作,针对道路、建筑外立面进行改造,对杂乱老旧的管线进行规整,对违建进行拆除等,使得鼓浪屿的人文与风景景观和环境卫生得到全面改善。

现在,为了管好鼓浪屿,厦门正在苦练“硬功夫”。

五六年前,王唯山就主持开展对岛上2000多栋房屋的排查,将其中391栋列为历史风貌建筑,并为这些老房子建立了“身份档案”,详实记录了这些老房子的建造年份、建筑历史等。在此基础上,又建立了“健康档案”,将每一栋老房子诸如漏雨、病害等问题登记在册,以更好地跟进修缮、保护。

申遗成功后,如何更精细化保护和修复这些老建筑?王唯山认为,这一工作琐碎、复杂,想要做好并不容易。首先,这些老建筑的材料、结构可谓“五花八门”,做到修旧如旧,非一般的团队能为;其次,一栋老房子的业主可能就有十几二十个人,有些还在海外,这给修复保养,增加了很大难度;第三,保护、修复老建筑需要人手,目前人员配置需要解决。“工作量很大,但是管理部门有资金、有信心,正在一步一步系统化解决这些问题”。

除了老建筑,环境绿化也是一项需要细化的工作。王唯山说,虽然世界遗产委员会没有对鼓浪屿绿化提出具体指标,但是要求保持好绿化环境。

为了做好绿化工作,岛上对“动绿”行为严格限制。“打个比方,过去业主对自家庭院的树木可以适当修剪,现在如果隔壁的树枝伸长到你家庭院,你想修剪都要向管委会报批。”

除了建筑保护修复、环境治理,鼓浪屿正谋划业态进一步升级。王唯山说,鼓浪屿正在计划出台一系列政策,让岛上的居民和从事商业服务业的人员,共享世遗成果。

除了建筑,树木也是鼓浪屿的申遗要素。去年,台风“莫兰蒂”吹倒了这株大树。事后,当地政府及时对它进行了加固。如今,卧倒的大树成为了一道风景线。图片拍摄于2018年8月16日。新华网 刘默涵 摄

软实力

更精细化的管理,能够极大提升外在美,这是鼓浪屿正在践行的世界级承诺;更开放性的思维,能够包容展现新元素,这是鼓浪屿正在营造的国际范气质。

有人说,“在鼓浪屿,一步一个城,走着走着,便环游了世界”。这话一点也不假。

“鼓浪屿遗产体系包括岛上近1000处历史建筑,全岛的历史道路体系,岛屿自然景观要素,以及各类文化遗迹,这是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魅力和特色不在于有多美的山水景色,而在于它百年来的历史积淀和特有的人文资源。”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中心副主任蔡松荣说。

“申遗成功后的鼓浪屿,值得细看。”王唯山说,游客到鼓浪屿可以玩的东西变多了,特别是一些以老建筑为核心要素、为载体的景点和博物馆多了。

位于鼓浪屿福建路32号的的黄荣远堂,曾是鼓浪屿最精致老别墅之一。8月15日,这座古老的别墅被赋予了新的内涵:中国第一家国家级综合性唱片主题展览馆——中国唱片博物馆在这座老宅子揭牌成立,正式开馆。

在这里,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仅存的演讲唱片、四大名旦历史上唯一一次合录的专辑《五花洞》、1935年东方百代第一版《义勇军进行曲》、留声机的发明者爱迪生“玛丽有一只小羊”的原版录音等亚洲和世界独一无二的典藏,都可以在这里窥得真容。

作为“音乐之岛”的鼓浪屿,是中西文化交融的典范,而中国唱片文化,也是舶来品与中国文化交融的产物。气质上的高度吻合,使得博物馆成为岛上独特的旅游景点,开馆当天,就吸引了众多游客。

在岛上生活了40多年的鼓浪屿原住民吴米纳最近也惊奇地发现,儿时记忆中的不少知名楼宇和地标建筑被一个个修复起来。“比如说汇丰公馆、鼓浪屿老电影院。尤其是鼓浪屿电影院,对于鼓浪屿人来说,它是几代人心中抹不去的时代印记。”

为了符合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的定位,厦门市一直对鼓浪屿实施业态升级与改造,践行“全岛博物馆”战略,修复了大批老房子。同时,他们还引进、落地了“故宫鼓浪屿外国文物馆”等一批极具文化特色的展馆,进一步挖掘鼓浪屿的人文价值。

鼓浪屿上曾经有13家外国领事馆,如何在这些旧址上做文章?王唯山说,目前,管委会正在考虑引进鼓浪屿的对外交流发展机构,让这些老建筑与这13个国家建立艺术传播方面的联系,让老房子联通古今中外,焕发新机。

对比鼓浪屿申遗成功前后,中国唱片博物馆负责人王瑞津发现,游客上岛后的行为正在发生喜人的变化。

“以前游客大多是冲着小清新、浪漫之岛这些而来,上岛后多是忙着盖章、吃小吃,很少有人真正关心鼓浪屿的历史和文化。但是,这个月来,游客会主动询问与申遗有关的旅游目的地。”王瑞津相信,随着越来越多高端旅游业态在鼓浪屿落地,游客和居民将品味到一个更有国际范的鼓浪屿。

这是一株被台风“莫兰蒂”吹倒的古树。经过艺术处理,这株大树成为鼓浪屿文化中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图片拍摄于2017年8月16日。新华网 刘默涵 摄

新梦想

申遗成功,鼓浪屿完成了一个“小目标”,下一站:回归美好家园。

一百多年前,厦门通商开埠,鼓浪屿以其“女王皇冠上的宝石”般的璀璨魅力,汇集了13个国家的领事馆或代办机构,许多商行开始集结,德记、和记、怡记以及英国亚细亚火油公司等洋行将商贸辐射到闽南及更广阔的地区。最多时,鼓浪屿有500多位外国人在岛上生活,形成了繁荣的近代国际社区。

申遗成功后,鼓浪屿如何做好社区建设,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福建省委常委、厦门市委书记裴金佳在“鼓浪屿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总结暨全市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推进大会”上强调,不能忘记申遗初心。

“申遗为民、申遗惠民”是鼓浪屿申遗多年来一直秉承的工作主旨。“在申遗过程中,我们把社区保护摆在了很重要的位置。社区的文化复兴、社区居民的利益保护,是鼓浪屿申遗的重要标志。”厦门市鼓浪屿-万石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主任郑一琳说。

相关数据显示,鼓浪屿岛上目前的常住人口约在1~1.5万人。从人口数量上看,这仅相当于厦门岛上一个普通居住小区的三分之一。而这也从根本上决定了鼓浪屿理发店、面包店、修车店等生活配套生意的不好做,从而加剧了岛上居民生活不方便等问题。

“改善社区的各种配套,不要仅靠市场去维护。政府也会不计较得失,提供一些场所,以较低的租金让人们去经营。除此之外,我们会把修车、干洗等一些生活服务功能,集纳到社区服务中心,这也是一种反哺社区的做法。”王唯山说。

鼓浪屿要建设人文社区,最核心的还是要有产业。

“鼓浪屿发展定位非常明确,由文化社区与文化景区两部分组成。”王唯山说,随着未来对鼓浪屿人文价值的挖掘,文化景区延伸出来的旅游业和文化产业,将支撑文化社区的发展。

从某种角度来看,鼓浪屿现有的空间,使它具备发展一批特色文化艺术教育产业的基础。

思明区政协常委吕韶风认为,鼓浪屿上有很多博物馆,应该被定义为教育机构、文化服务机构,面对全市18岁以下的青少年儿童免费开放。

“音乐是鼓浪屿的一个重要文化元素,鼓浪屿原住民普遍具有较高的音乐素养。百年来,岛上音乐人才辈出。鼓浪屿完全可以吸引一批在国际上或是国内具有较高水准的人才,与鼓浪屿相关单位共建共赢,资源共享,在岛上形成具有鼓浪屿特色的国际文化交流研学基地。”鼓浪屿风琴博物馆馆长方思特认为,除此之外,还可以多多鼓励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学生到鼓浪屿游学。鼓浪屿上有万国建筑,可针对建筑、音乐等专业的学生推出相应夏令营等。

事实上,基于鼓浪屿的历史与它的定位,文化艺术教育是目前政府在考虑的一大方向。

“鼓浪屿有一些比较出名的音乐、美术学校。未来我们在空间资源上会加大对这些学校的扶持,发展鼓浪屿的特色教育,发展鼓浪屿的文化产业。”王唯山说,鼓浪屿将立足于传统的音乐与美术教育优势,引进一批艺术家到岛上生活、创作、授课。

王唯山透露,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虽然已从鼓浪屿迁出,但是学校计划对老校址进行重新利用。“他们目前正联系一些企业,打算把这里打造成一个工艺大师创作基地,让更多的艺术家到岛上创作。”

艺术无国界。借力艺术打造鼓浪屿社区,无疑能更好地联接中外,产生共鸣。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未来艺术教育产业的成长、壮大,鼓浪屿的社区人气势必得到极大的恢复。不远的将来,鼓浪屿有望重新成为培养艺术家的摇篮。

“鼓浪屿的改变打动了我。”除了把家搬到鼓浪屿,厦门中提琴演奏家杨璟和她的男朋友乐宾也计划,在鼓浪屿兴办一家教育机构。她说,“将来有小孩的话,我相信孩子们会在鼓浪屿上度过一个非常美好的童年。”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