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正文

福建石狮东埔渔民重现“耕海牧渔”场景 已传承百年

2017-05-26 10:15 | 东南网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十几个身穿老旧蓑衣的老渔民分工明确,竖起桅杆,手拉绳索,扯起风帆,脚下的木帆船开始驶向辽阔的大海深处,传承百年的古老渔业生产作业正缓缓揭开。

摇橹

东埔以“鱼满于东畔之埔”而得名,在这里,渔民以海为田、捕鱼为生。从靠海而立村的那时起,东埔村民就靠海吃海,从古时的撒网而渔,到上世纪的乘舟牧渔,再到现在的机械化作业,东埔村的兴起都离不开大海的惠泽。而说起东埔渔民的捕鱼史,就绕不开定置网,这是让东埔渔业兴盛一时的捕捞方式。如今,在东埔的渔业中,现代化大马力的钢质船代替了人力木帆船,传统渔业作业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以前船老大们“耕海牧渔”的场景已经成了记忆和老人们给后辈讲述的老故事了。而今天,我们就来讲讲定置网的那些事。

定置网以两根桩(俗称“杢”)为定点,将网用绳子连接于两边,固定设于近海水域,网张开后放在海流的横截面处,依靠鱼群顺流而动的习性,使其引入网而捕之,定置网就是“守株待兔”这个成语的大海版本。

5月21日,随着一声嘹亮的号子响起,打破了东埔渔村寂静的清晨,由石狮海峡渔文化博物馆组织的仿古定置网作业正式开始,十几个身穿老旧蓑衣的老渔民分工明确,竖起桅杆,手拉绳索,扯起风帆,脚下的木帆船开始驶向辽阔的大海深处。这里,一项传承百年的古老渔业生产作业正缓缓揭开。

迎着大风,这艘长10余米的仿古木帆船颠簸在海面上,此起彼伏,十几个老渔民各司其职,用他们结满老茧的大手紧紧掌控着木帆船的航行方向,使其不至于偏离航道,并最终到达指定位置,收起风帆,放下桅杆,开始准备定置网作业。

起帆

定置网作业最为重要的就是打桩,简单地说,就是以木桩为基,深扎海底,横布渔网,见时而收。打桩又俗称打“杢”,打杢是定置网的一项古老而繁重的劳作,古时渔民穷,打杢时,为了不让衣服磨损,渔民们都会脱得一丝不挂,赤裸裸地在船上作业,四五个渔民喊着号子,将一旁串联起来的木头(大斗)往深海中延伸下去,直到触底,然后如同工地上打桩一般,而船上其他人也没闲着,有的拉竹索帮坠重,有的摇船把船固定一段时间,直到把整支杢身打入海底,固定在土里为止。因为打杢连同准备工作要做一天一夜,村里有一俗语:“打杢、打杢,摸着死直直”,那是因为长时间的操劳,渔民打杢回家都会累得浑身筋骨酥麻,躺在床上动都不想动,就跟死人一样。

渔船随着海浪起伏,给定置网打桩增加了不少困难,除了要在风浪的影响下,将杢身固定在海底外,渔民们还要将渔船固

定在指定的位置,石狮海峡渔文化博物馆馆长邱国凹告诉记者,一般渔船要将杢身打入海底需要十多个渔民同心协力才能办到,因为定置网打桩的所在海面距离海底有近60米深,只有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才能胜任此项工作,而船长则负责打桩定位,那时候船长是没有定位仪器的,只能通过与岸上高地进行目测,并通过洋流动向竖起木桩,“三点一线,船长都是以三个点进行定位,即岸上参照点、山上最高点及木桩所在点。”邱国凹表示,两支桩之间牵一条绳,这就是一个“筐门”,也是“请君入瓮”的意思。

上世纪,东埔定置网盛行时,共有20多个生产队60多艘渔船进行作业,渔民会在9月份将数百个定置网安置在近海上,然后在翌年4月份将工具收起来,由于作业时间固定且不是很长,一般汛期就能有固定渔获,而汛期一过,渔民就只能靠种点地瓜过日子,所以渔民生活呈现“冰火两重天”,东埔有句俗语很形象地描述当时的情景:“十二月‘祠堂叠宫’、六月‘角石满泱(浪)’。”意思是说农历十二月份渔民生活滋润,在米饭装满碗后还能在上面添点鱼肉,而在农历六月份定置网歇工,渔民停工,碗里的清汤晃荡在几块地瓜上,就像海浪淹没礁石一般。

渔民又称“讨海人”,一个“讨”字道尽了渔民海上生活之艰辛,定置网作业在东埔早已消失,但老渔民之所以执意要将定置网作业重现,就是希望后人能够不忘先辈劈波斩浪的拼搏精神,继承先人吃苦耐劳的劲头,有所作为。

起绳

入杢

打杢

竖桅杆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推荐搜索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