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正文

【网络媒体走转改】一个下派村支书的精准扶贫经:创新造就穷乡巨变

2017-01-15 18:41 | 国搜福建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宁德下党村曾是“无公路、无自来水、无电灯照明、无财政收入、无政府办公场所”的“五无乡镇”。在下派村支书曾守福的精准扶贫下,创新造就了穷乡巨变!呈现出一副“生态美,百姓富”的“美丽乡村”景象。

中国搜索宁德1月15日讯(陈仁水)站在福建省寿宁县下党村茶厂门口,从茶厂所在的山头眺望,茶山、果园一片郁郁葱葱,山脚下几户村民正在盖房,干得热火朝天,一副“生态美,百姓富”的“美丽乡村”景象。很难想象几年前,这里还是“无公路、无自来水、无电灯照明、无财政收入、无政府办公场所”的“五无乡镇”。

图为下党村 资料图

图为下党村古民居(资料图)

“到让习总书记'异常难忘'的下党去”

宁德市寿宁县位于闽浙交界,位置偏远,而下党乡则是寿宁最边远的山乡,素有寿宁的“西伯利亚”之称。村民前往周围毗邻乡镇,都得翻山越岭步行10多公里,买卖东西只能靠肩挑背驮。

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工作期间,三次进下党调研,他曾用“异常艰苦、异常难忘”来形容当年下党之行。2014年3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兰考调研指导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时,回忆了当时的到下党的情形:“当时,宁德有4个镇没有通路,我去了3 个,后来因调离了,有1个没去成。有个下党乡,我去时真是披荆斩棘、跋山涉水,乡党委书记拿着柴刀在前面砍杂草。他说这条路还稍微近点,顺着河边穿过去。”

2014年7月1日,36岁的曾守福从福建省委组织部任上下派到下党乡的下党村担任党支部第一书记。谈起第一次到下党村,对下党的交通他依旧印象深刻。“山高路陡,交通不便,路况太差了。”曾守福对记者说,“坐在车上,一不小心头就撞到了车顶。”

交通状况差,村民收入低,村财政账上还负债七万余元,曾守福面临着一个大挑战。既要留住下党村的绿水青山,又要带领村民们发展经济摆脱贫困,对于这位新上任的村官来说,任重而道远。

“那时候真是压力大,就怕做不好。”初来乍到的曾守福,白天调研村里的情况,晚上思考发展对策,“整宿整宿睡不着觉。”

图为下党村“定制茶园”

从“卖茶叶”到“卖茶园”

经过一段时间的熟悉和了解,根据下党村的实际情况,曾守福带领村两委确定了以“创新发展,共建共享”的扶贫发展理念,形成并实践了“一心二叶三推动”的驻村工作思路,带领全村大力发展茶产业与红色旅游产业。

依托于下党村茶叶资源的优势,2014年9月,下党村开启了可视化扶贫定制茶园的扶贫新模式:由村委会、管理人员、村民共同注册了“梦之乡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打造“下乡的味道”扶贫定制品牌,提出“消费扶贫”的扶贫新理念。

曾守福告诉记者,2015年1月开始,他们策划实施了中国第一个可视化扶贫定制茶园项目,在茶厂安装了8个探头,在茶山上架设26个探头,开发可视化预订系统和农产品可追溯系统。

在项目中,下党村首创了以“卖茶园”替代“卖茶叶”的“定制扶贫”模式,推出600亩扶贫定制茶园,向全国招募爱心茶园主。茶园主以一年一亩2万元的价格买下茶园,合同定期5年。买下茶园后,茶园主将把茶园的生产交给专业的合作社,每年收获固定回报,并可以通过APP客户端可以随时点击查看茶园种植管理和茶叶生产加工状态,让消费者真正喝上放心茶。“茶园卖出去了,茶叶也跟着卖出去了。”曾守福说。

可视化扶贫定制茶园的精准扶贫模式得到了良好的效果,通过该项目,2016年下党村每斤茶青年均价格从原来2.4元增加到10元,每亩茶园收入从2000多元增加到6000元,实现茶农收入翻番,村财收入22万余元,实现了零的突破。

曾守福认为:“定制扶贫合作模式,企业得到了优质的产品,村民也依靠自己的劳动实现了脱贫致富,收获了尊严。”

在旅游产业上,曾守福带领下党村充分挖掘习总书记“三进下党”的宝贵精神财富的,发展红色旅游,并利用自己来自省委组织部的优势,协调省市县党校等资源,将下党村打造成为福建党建教育基地。据初步统计,截止2016年国庆期间,到下党旅游、参观学习人数已达到60000多人次。

下党今夕对比(资料图)

从“路不通”到“网路通”

下党村地处深山,交通一直不便,虽然目前进村道路已有所改善,但是即便是现在,从寿宁县城驱车前往下党,仍需经过一条蜿蜒的山路,耗时一个多小时。从村里到县城,每天只有6班小巴车。

“茶好也怕巷子深”,为解决村里茶叶品牌推广和销售方面的问题,曾守福一方面利用各类展销会和活动推介“下乡的味道”品牌;另一方面,他与福建广电网络集团联合,积极推动“互联网+TV”党媒精准扶贫模式:利用福建广电网络集团的电视云商城、微商城和遍布全省各地营业厅1300多万固定用户等渠道,搭建起公信力强、操作方便、流程清晰的线上销售网,推销下党“下乡的味道”生态农产品。

曾守福说,利用“互联网+TV”平台,他们以实现茶叶管理加工与全程视频监控相结合、生态农副产品现期货线上销售与农超对接相结合、“下乡的味道”品牌打造与摆脱贫困相结合。

此外,下党村充分利用新媒体营销方式,与南开大学“农梦成真”等团队合作,短短两天时间销售“下乡的味道”茶叶5000斤。曾守福透露,2017年预计“下乡的味道”产品在互联网线上销售额将突破700万元。

图为曾守福在接受采访

从“不参与”到“民当家”

在三年的扶贫过程中,也并不是从一开始就顺利的。曾守福透露,在工作开始阶段,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村民们的观念需要改变。下党村贫困的主要原因是“等、要、靠”思想严重,发展动力不足。

为解决下党村发展资金问题,曾守福提出“村社合作经营”,合作社成员以自愿参与、按股分红的方式参与经营。但是合作一开始,村民们对他并不信任,也不愿加入合作社。

曾守福说,为了加强村民的了解,村两委班子探索推行“村务阳光管理”机制,密切了干群关系。同时加强党员的作用,成立茶叶生产技术党小组、农家乐和民宿服务党小组等各类产业党小组,鼓励党员创业,起到先锋模范带头作用,也带动了很多村民的参与,实现脱贫。

现年51岁的村民王明江,因大儿子患上肌肉萎缩症,家里因病返贫,负债十几万元。2015年起,王明江一家加入合作社,目前家里人均收入达到了1.5万元,远超全乡9400元的人均收入,实现全家的脱贫目标。

曾守福的任期今年4月就将结束,在这三年里,下党村的各方面工作实现了很大突破:2016年,村财从2014年的零收入增长到22万多元,农民人均收入从2014年的6400多元增加到12000多元,带动27户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同时,下党村信息化建设跃居全省一流村水平:全村开通了免费WIFI、看护宝、LED党员远程教育广场、微电影院、线上党务村务公开等信息化应用。

言及是否担心离开后下党村建设放缓,曾守福显得很自信:在扶贫工作规划之初,便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因此下党村在重视“下乡的味道”品牌打造的同时,对茶叶的生产、销售实现了产销分离,村委会虽然在“梦之乡”公司占大股,但是不参与决策,一切按照市场化运作。

回望驻村三年历程,曾守福认为收获颇多:“我原来在机关,整天爬格子写材料。到了村里,对基层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企业管理、股权分配、营销等等各种知识要学,眼界、能力都得到了提高!”因其在带领下党村脱贫之路所做的贡献,2016年9月,曾守福入选国务院扶贫办“全国脱贫攻坚奖”候选人。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