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网络媒体走转改】儿科“扎针神手”白雪:老是在关键时出现

2017-01-13 11:28 | 澎湃新闻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白雪是河南省平顶山市三甲医院平煤神马医疗集团总医院的儿科护士,她不是护士长,但名气比护士长还大,她被同事们誉为“扎针神手”。

打针是很多人童年最恐怖的经历之一,也理所当然成为小孩子们在医院里最抗拒的事情。

但儿科医生抢救患儿时,往往需要扎针——输液,或者是“留置”。这都比打针难度更高。“留置”是针头扎进血管后,将硬质针芯抽出,只留下软管在孩子血管内,随用药随输,随用随封,减少出血,也避免了再次用药时要再扎针,给孩子带来的二次惊吓和疼痛。

儿科“扎针神手”白雪 受访者供图

白雪是河南省平顶山市三甲医院平煤神马医疗集团总医院的儿科护士,她不是护士长,但名气比护士长还大,她被同事们誉为“扎针神手”。

2017年1月10日7时,澎湃新闻记者一走进平煤总医院儿科的病房区,孩子们喧闹的声音就响彻耳畔。

在治疗室内,一个孩子坐在治疗台上,身边站立守候着两位穿粉色护理服的护士。她们一个人轻声跟孩子交谈,转移孩子的注意力,另一个人用消毒棉球擦拭孩子皮肤,准备扎针。这是儿科最常见的一幕。

“小孩子的血管很细,不容易扎进去。手腕上的血管扎不进去时,只能找找他们额头上的血管。再扎不进去,就只能请白老师了。”白雪的一位同事说。

因为扎针稳、准、狠,白雪出手,经常能一针解决棘手的病例。

也正是因为如此,即使是在后半夜,白雪的电话可能突然响起,然后她就得急急忙忙赶回医院“救场”,连医院其他科室也偶尔要请她帮忙。

24小时手机开机,不能出远门,不敢出去玩,心常常揪着,等待召唤:这是白雪值二线班时的状态。每一次深夜赶回医院,白雪拿到的酬劳是10元打的费,还有10元夜班费。

37年前的1980年,白雪成为平煤总医院的一名儿科护士,在临床一线一直坚持到现在,她每个月到手工资三千元左右:扣除各种税、社保金后不足一千元的基本工资,其余两千元是科室奖金。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2017年1月10日上午8时,在平煤总医院简陋的儿科医生办公室内,夜班值班医生、护士开始和白班医护人员交接班。随后,澎湃新闻记者在走廊里就听到白雪爽朗的笑声。

同事们都说她很乐观,是真正的白衣天使。但白雪告诉澎湃新闻,其实每次被叫去帮忙扎针,她都很忐忑,“我觉得是老天在眷顾我”。

【对话白雪】

澎湃新闻:你最近一次被临时叫过救场,是什么情况?

白雪:像感染科传染病房,麻疹一爆发,我们就得排二线值班:手机24小时开机,不能远去,医院一有事,随叫随到。即便是在在家休息,也绷着弦儿。

有一次是急诊科,因为私人关系,他们知道我了。但你也是个人,不是个机器,不是说像探照灯一样,到那儿一看就扎进去了。所以,在路上啊,我就祈祷,求老天爷眷顾。还好,到那儿扎进去了。

还有一次是在我们科室ICU,当时我们主任也在。那天是周末,不轮我值班,我在家陪老人。到下午两点多,我们主任实在是没办法,说打电话叫“小雪”吧。

我来一看,当时我就愣了。因为,上班的人全都试过了,就是再有血管,也都试过了,不可能你到那儿就神仙般地扎上了。

但我想,以前那么多循环也不好,皮肤上一道一道都青了。我就照着以前他们扎过的地方,一蹭,扎上了!哎呀,全班人都欢呼啊,都特别高兴。主任也说,呀,早知道早点儿把你喊来了。

所以,为啥大家比较佩服我?我老是在关键时候出现了。

解决问题不在于大家都在的时候,而在于大家都在但都解决不了的时候,你突然给解决了。这时候,大家伙对你的印象特别深刻。但其实是老天眷顾我。

难道说别的同事没看到这根血管吗?也可能是当时也扎了,但没扎上,我瞎蒙给蒙上了。

澎湃新闻:必须给扎针吗?

白雪:患儿抢救时必须扎一个“套管”,这样可以随时用药,针芯抽出来,随用随封。像护士长等,她们给患儿扎针扎不上时,也急的抓耳挠腮的。有时候,她们也不好意思喊我,因为毕竟我年龄也大了,大半夜的。但实在憋的没招了,就给我打电话。我从来没有怨言,喊我,我就来。

后来没办法,护士长给我排了二线的班。

澎湃新闻:给钱吗?

白雪:排二线的(班)话,比如来一次传染病房,给10元钱打的费,再有10元钱夜班费。

但是二线的(班),每天你心里不安啊,你不能出去啊,不能去外边玩。出去玩不可能上二线班。所以每天心得揪着。

这段时间患者数量少些了,不再给我们几个老同志排二线班,改成两头班了,下班时间推迟到晚上八点,把一天中比较繁忙的时间段:晚上六点到晚上八点,老同志顶上。

澎湃新闻:上班时,你能按时吃上饭吗?

白雪:我们护理上的同志还可以,基本能按时吃饭。医生们不行。患者在等着,你能去吃饭吗?只能看诊完,送走患者,才能吃几口。有时候,给他们带的饭,放到手边都凉了,还没空吃。有一次,一个患者实在看不下去,出去给夜班看诊的医生买了份早餐递手里,看诊的女医生被感动得都哭了。

澎湃新闻:你身体状况怎么样?

白雪:我还好。但科室里不少医生、护士都是带病工作。儿科压力大,风险高,工作量也大。我们科室年轻的女医生吴医生,刚工作三年,现在已经腰椎间盘突出了,有时候,疼痛难忍,还得值夜班。前几天她值夜班时,急诊患者一个接一个,她疼得没法坐那儿写病历、开处方,就站着敲键盘。从下午五点半接班,到第二天上午八点还是十点才结束,那天她哭了两次。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